侗族大歌审美的对称性研究_论文

发布于:2021-06-19 11:58:47

当代音乐2018年第4 期 MODERN MUSIC 侗族大歌审美的对称性研究 黄向猛 [摘 要 ] 侗 族 大 歌 作 为 民 间 的 一 种 多 声 部 歌 唱 形 式 , 不 仅 在 再 现 自 然 和 人 的 内 在 情 感 生 活 方 面 十 分 突 出 ,而且在调性、旋律、 曲式结构等音乐形态方面都存在着明显的对称性。可见其音乐形态的独特 性 正 是 侗 族 大 歌 魅 力 所 在 的 重 要 因 素 之 一 。事 实 上 ,音 乐 形 态 研 究 是 民 族 音 乐 研 究 中 重 要 的 一 个 方 面 , 故本文尝试从侗族大歌音乐形态的对称性为切入点来对其进行研究。 [关键词] 侗 族 大 歌 ;审 美 ;对 称 ;音 乐 形 态 [ 中图分类号] J607 [文献标识码] A [文章编号] 1007-2233 (2018) 04-0121-04 侗族大歌是我国西南部侗族民间的一种多声部歌唱形 式 ,主 要 流 行 于 贵 州 、广 西 、湖 南 三 省 交 界 地 区 ,其 中 , 以贵州黎*、从 江 、榕 江 南 侗 地 区 为 中 心 。它是南部侗族 人民物质文化与精神生活的体现,它 那 淳 朴 清 新 、优美动 听 的 歌 声 一 直 被 誉 为 “山水和音” “天 籁之音”。凡是聆听 过侗族大歌的人,无一不被它的美所折服。2 0 0 9 年 9 月 30 日 被 联 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列人“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 产 代 表 作 名 录 ”,这 充 分 说 明 侗 族 大 歌 已 被 世 界 各 地 人 民 所 认可。 侗族大歌自被发现以来引起了众多专家学者的高度重 视 ,研 究队伍与日俱增,取得 了 丰 硕 的 成 果 。然 而 ,现有 的 研 究 成 果 大 多 是 从 音 乐 文 化 的 视 角 来 进 行 研 究 ,如樊祖 荫 的 《鼓 楼 、吃 新 、斗 牛 与 侗 族 大 歌 》、田 联 韬 的 《侗族 歌 唱 * 俗 与 多 声 部 民 歌 》、杨 晓 的 《南 侗 “歌 师 ” 述 论 》 等一系列优秀研究成果。还有从审美心理研究的有 邓 光 华 的 《传统与超越— 侗族大歌音乐心理研究》、美学视角研 究 的 有 张 中 笑 的 《真?善?和谐— 论侗族大歌之美》 等 。 由于受资料所限,迄今见到侗族大歌音乐形态研究 的 成 果 不 多 ,如 伍 国 栋 的 《侗 族 民 间 合 唱 旋 宫 实 践 的 初 步 探 讨 》 和 赵 德 义 的 《侗 族 民 歌 的 调 式 与 多 声 部 研 究 》 等 。然 而 , 音乐形态研究是民族音乐研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。大歌不 仅 在 “再 现 自 然 和 人 的 内 在 情 感 生 活 方 面 十 分 突 出 ”[1], 而且还在调性、旋 律 、曲式结构等音乐形态方面都存在着 明显的对称性。 [收 稿 日 期 ]2018-02-20 [ 作 者 简 介 ] 黄 向 猛 (1985 — ), 男 , 山 东 潍 坊 人 , 贵 州 师 范 大 学 音 乐 学 院 硕 士 研 究 生 。 (贵 阳 550001) 对 称 是 指 “物和运动以一定的中介进行某种变换时所 保 持 的 不 变 ”。[2]自 然 中 有 着 无 数 自 然 现 象 呈 现 出 对 称 状 态 : 从 树 叶 、花 卉 到 蝴 蝶 、飞 鸟 等 动 植 物 的 对 称 形 态 ,再到天 体运动轨迹的对称轨迹,万事万物无不遵 循 对 称 这 一 普 遍 的自然规律。对 称 是 人 潜 意 识 中 最 基 本 的 审 美 感 知 ,除了 带给我们*衡、和谐之美的愉悦感受之外,更 蕴 藏 了 优 雅 、 庄 重 的 意 境 。而 艺 术 上 的 对 称 ,有 两 种 不 同 的 含 义 :“一种 是造型的对称,指 艺 术 材 料 围 绕 着 一 个 轴 心 * 均 分 布 ;另 一种是功能的对称,指 对 立 面 的 能 量 保 持 均 势 。”[3]故本文 尝试从侗族大歌音乐形态的对称性为切人点来对其进行 研究。 一 、侗族大歌音乐形态方面的对称 (一 )调式的对称 在音乐中,调 式 不 仅 是 将 形 色 各异的音符按照逻辑联 结 起 来 ,更 重要的是它可以进一步地推动音乐的陈述和发 展 。在不同时期、不 同 地 域 及 不 同 民 族 的 因 素 影 响 下 ,调 式形态呈现多元化的态势。在 我 国 ,各个民族地区的音乐 因其表述的主题和乐思各异,对 于 调 式 的 选择也是多种多 样的。 “侗族大歌绝大多数都是以羽、宫 、商 、角 、徵五个音 为 骨 干 的 五 声 性 羽 调 式 为 核 心 调 式 。”[4]侗 族 人 民 偏 爱 羽 调 式 ,这和羽调式具有典型的对称性是不无关系的。 羽调式 五 声 结 构 的 音 程 关 系 无 论 正 向 、逆向是完全相 同的。“若 我 们 以 ‘商 ’为 ‘核爷,将 轴 心 从 ‘宫 ’音转到 ‘商 ’音 ”[5],就会发现羽调式的结构是如倒影般呈对称关 系分布的。其 中 ,同 向 的 羽 -角 、徵 -宫 两 组 四 音 列 的 结 构 相 同 、对 称 ,羽 、宫 、商 和 商 、角 、徵 两 组 三 音 列 结 构 也 121 当代音乐.2018年第4 期 是 相 同 、对 称 。 羽[小三]宫[大二] _ [大二]角[小三]徵 “从 商 音 D 出发,同时上下方一个五度做对称扩展,可 得 ‘核 心 三 音 ,[6]。”“核 心 三 音 ” 的 羽 、商 、徵 ,将其按 照音高排列后得到了商、徵 、羽 。其中商一羽作为纯五度 构架起了羽调式的框架,聪慧的侗族人民将徵音赋 予 了 游 离 特 性 ,在 羽 调 式 的 侗 族 大 歌 中 ,低 音 区 的 徵 微 升 ,而高 音区的徵微降。 在 侗 族 大 歌 中 三度作为主体音程被广泛使用。在 《嘎 乜》 中 ,不 仅 有 调 式 重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